• <th id="wstfo"></th>
  • <dd id="wstfo"><noscript id="wstfo"></noscript></dd>
    <button id="wstfo"><acronym id="wstfo"></acronym></button>
  • <th id="wstfo"></th>
  • 当前位置:首页> 多哈谈判> WTO深度评论

    如何重振WTO

      文章来源: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魏尚进

    哥伦比亚大学金融与经济学教授

    余心玎

    对外经贸大学经济学副教授


    2019年12月11日恰是中国加入WTO整18周年。它也标志着一个时代的开始:WTO不再有正常运作的上诉机构来裁决成员国之间的贸易纠纷。WTO为什么会内爆?在为时已晚之前还能被救活吗?

    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前,许多人担心中国获得成员资格会以三种方式毁掉这个组织。首先,怀疑论者称,中国违反规则可能是常态,这会使针对它的上诉激增,令七名法官组成的上诉机构应接不暇。其次,中国可能对其他国家提出大量超出该组织能力的无意义上诉,以表达它的不满。最后,中国可能无视WTO所有对它不利的裁决,破坏这一体系的信誉和作用。

    可这些都没有发生。在2001年底以来提请WTO裁决的349起贸易争端中,针对中国的有44起,占总数的12.6%,与中国2018年占全球出口12.8%的份额相符。有意思的是,这个数字少于同期针对美国的99起和针对欧盟的52起。其部分原因在于,中国一直在按照(有时甚至超出)入世协议条款减少其关税及非关税贸易壁垒,并放松投资限制。事实上,同期内没有多少国家比中国更多地减少了此类壁垒。

    同样,中国也没有成为暴躁好斗的抱怨者。2001年12月以来,中国向WTO提交了21起上诉,占总数的6%,低于其2018年在全球进口中占的10.8%份额。引人注目的是,该数字也大大低于美国提交的55起和欧盟提交的46起。

    在遵守WTO裁决方面,大国的记录通常不完美。但在2001年以来针对中国的44起上诉中,其他国家重回WTO以确保中国更好地遵守裁决的只有两次,同期在针对美国的99起案件中类似情况却有15次。

    WTO允许各成员国有自己的执行贸易规则的国家体制,尤其在补贴和倾销(低于成本销售)方面。从广义上这可以被理解为基于规则的全球贸易框架的一部分。借用2017年的数据我们发现,WTO全体成员国针对出口国提出的反倾销和反补贴案例数(下图纵轴上的对数值),往往会随着出口国收入水平的提高而下降(横轴上的对数值)。

    图表上的每个蓝点代表一个WTO成员经济体,黑实线表示国际平均水平(包括除中国以外的所有成员经济体)。这个数据模式相当清晰:随着一个国家变得越富有,针对它的反补贴或反倾销上诉也越少。这也许是由于较富的国家会更好地遵守规则,也许是因为劳动力成本上升所以不太会引人抱怨,或者是两者的某种结合。

    鉴于这种国际格局,我们可以看看其他国家是否认为中国是一个特殊问题。为此,我们把1995年到2017年WTO其他所有成员针对中国出口商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诉讼总数,相对于中国的出口量,放在同一张图表上。正如根据国际平均经验所预期的,自从中国2001年入世以来,随着中国收入的增加,这类诉讼的数量相对于出口量是下降的?;痪浠八?,跨国比较的数据表明,中国并不特别有问题。(当然,中国的经济规模意味着针对中国上诉的绝对数量很大。)

    直到不久前也没有人想到,美国这个WTO组织规则的主要设计者会选择扼杀该组织的上诉机构。但这似乎正在发生。2017年以来,随着该机构现任法官的四年任期届满,美国有计划地拒绝了其他国家提名的所有接任者。其目的显然是要使这一体系失效,直到其他国家同意依照美国的喜好更改规则。

    所有WTO争端解决小组都至少由三名法官组成。因此,随着上诉机构剩下三名法官中的两名于12月10日结束任期,该组织“最高法庭”已经功能性死亡。

    自从1995年WTO成立以来,全球GDP累计增长近250%,全球贸易增长约270%。对国家间贸易争端进行专业公正的裁决,则是取得这一成功的关键。由于在双边或区域贸易谈判中,大国总是比小国有更多的讨价还价能力,所以这一诉讼流程有助于创造有利于WTO绝大多数中小成员的公平竞争环境。

    重振WTO需要改变其规则。也许上诉机构法官应该通过多数或绝对多数表决任命,这样就没有哪个国家可以阻止被提名人。此外,该机构法官可以增加到15人,以适应贸易量的增长,被任命者的任期也可以延长?;蛘呤?,最后三名法官的任期可以暂时延长。

    但这些措施都不够。美国、中国和其他国家都希望更新WTO有关国有企业、政府采购、反倾销案例和数字贸易方面的规则。而无论这些国家希望看到的是哪种改革,扼杀该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都不是解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