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wstfo"></th>
  • <dd id="wstfo"><noscript id="wstfo"></noscript></dd>
    <button id="wstfo"><acronym id="wstfo"></acronym></button>
  • <th id="wstfo"></th>
  • 当前位置:首页> 多哈谈判> WTO深度评论

    WTO改革亟待推进

      文章来源:
    文章类型:  内容分类:

    2019年12月11日,世界贸易组织(WTO)上诉机构因仅剩一名法官而停止运作,这将使得WTO争端解决机制陷入瘫痪,多边贸易体制将遭遇沉重打击。上诉机构的“停摆”是美国“一票否决”上诉机构运作决议草案的直接结果,但这并非美国首次阻挠上诉机构的运作。美国屡次行使一票否决权企图拖垮上诉机构,以此来避免后续的不利判决并推行其主张的WTO改革。

    美国凭借全球领先的经济实力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随意地挑选国际贸易规则,借助显失公平的规则使自身利益最大化,即在“美国优先”的前提下坚持“丛林法则”。二十世纪末,美国出于贸易发展需要,牵头制订了WTO一系列的多边贸易规则,但超出美国预料的是,在此多边规则体系下,美国所奉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受到较大限制,不少国家在处理与美国的贸易争端时都选择了WTO的争端解决机制。

    作为多边贸易支柱的强有力的争端解决机制,该机制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起着维护多边贸易规则性及稳定性的作用,其失效意味着国际贸易将重新滑向不可预测的深渊,甚至重新由“丛林法则”支配。美国之所以不顾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企图重回双边解决方式,主要是其对自身经济实力的自信,认为无论发生哪种贸易争端,自己总能稳赢不输。但客观而言,在全球贸易局势紧张和经济增长疲软的背景下,贸易争端正在加剧着经济的增长疲软。美国经济也受到影响,制造业陷入衰退,工厂活动出现数个月的收缩,因此美国不一定总是“丛林法则”的受益者,这样做既损人也不利己。

    美国近几年频频以“越权裁决”“审理期限超过90日”以及“法官超期服役”等问题为借口,将所谓的上诉机构体制性问题与法官遴选挂钩,并由此滥用“一票否决权”。此次的上诉机构“停摆”也是美国两年内第29次使用“一票否决权”的直接产物。虽然美国在上诉机构“停摆”前后都在阻碍其正常运行,但同时美国两年以来一直没有放弃就相关贸易争端使用上诉机构的权利。

    其背后有两重原因。其一是美国尝试以WTO的核心机制存亡作为其推动WTO改革的谈判筹码。自WTO设立以来,美国有近300起案件在其中处理,其中超过半数案件都是美国作为被告,主要案由都是美国的一系列贸易?;ふ叽胧?,比如201保障、232关税以及302关税等措施。长此以往,美国认为WTO对案件的裁决损害了美国的经济利益,因此迫切希望WTO能够按照“美国优先”的原则进行改革。上诉机构作为WTO争端解决机制的核心,是各国赖以牵制美国强权的武器,因此美国就利用上诉机构的关键地位来胁迫WTO其他成员接受其主张的WTO改革方案。

    其二是WTO的改革没有按照美国理想的模式进行,并且谈判效率低下,进程缓慢。同时,考虑到WTO还有多个美国被起诉的案件待处理,美国便不断尝试拖垮争议解决机制,避免再遭到不利裁决。

    当前美国企图将WTO边缘化,但多数新兴发展中国家还是很重视WTO的不可替代作用。虽然目前看来WTO是在美国的压力下被裹挟着走向改革,但事实上WTO内部机制的改革呼声一直都有,WTO客观上确实有较大的改进空间。但在美国唱衰WTO的背景下,拥护WTO的各成员需要就尊重WTO的权威性和有效性达成一致。

    对于多数发展中国家以及新兴经济体而言,加入WTO的主要吸引力来源于其争端解决机制,该机制凭借上诉机构的运作真正做到了以规则为导向解决国际贸易争端。WTO上诉机构是伴随着关贸总协定多边争端解决被赋予强制管辖权和争端解决机制(DSU)建立反向一致规则而得以设立的。上诉机构自设立以来一直发挥着保障争端解决的公平和正义的作用,这一点由其过去最终裁决以及执行的众多案件中可以体现,从这一层面来说,需要在后续改革中致力于保障上诉机构的完满。但应当注意的是,上诉机构是此次WTO重大?;谋⒌?,因此在指责美国拖垮上诉机构的同时,需要重新评估上诉机构存在的风险和问题,对此我国于2019年5月13日就向世贸组织提交了《中国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建议文件》。

    新兴经济体的飞速发展改变了WTO赖以设立的20世纪旧有经济模式,全球经济发展重心发生了转移,国际经贸关系走到了新的调整期,WTO却未对此作出及时调整。在新的国际贸易大背景下,WTO组织规则体系逐步暴露出其局限性,也由此降低了其权威性,WTO确有必要进行改革。WTO的改革进程中应当继续以维护多边贸易体系为内核,虽然存在着美国的单边主义干扰,但规则导向的全球多边贸易体系既符合多数国家的发展利益和需求,也与经济全球化大势相契合。WTO的争端解决机制?;酱鞒稍币约肮噬缁嵬献鹘饩?,但更关键的是基于WTO的稳定运行需求,为其谋划更长远且更全面的改革。

    (作者为上海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上海大学ADR与仲裁研究院秘书长)